以市场为基础,从应用出发,再反哺原创研发,通过这条务实之路,无锡集成电路产业正在形成一种全产业链效应和产业共振的“乘数效应”。

=

  2008年,无锡已连续五年位列福布斯“中国大陆最佳商业城市排行榜”前十名。但不曾料想,到2014年,无锡GDP值仅仅超过8000亿元,增速不足1.7%,外界一度将其解读为“发展停滞”的阵痛期。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无锡重新调整发展思路,扬长助短,2017年GDP跃上万亿门槛,名义增速高达14%。

  晋级“万亿俱乐部”固然可喜,但对于无锡来说,这座产业大城积蓄的产业动能并未完全爆发。除了物联网产业方兴未艾,并形成全球最大物联网产业集群之外,作为曾经的“南方硅谷”,无锡的集成电路即是复兴,更是创新的跨越发展。而且,无锡找到了一条高效的产业积聚之路。

  通过引进国内外大型的集成电路企业,无锡正在构建一个半导体产业积聚的超级生态圈,这个生态圈将积聚全球最顶级的人才、技术,并涵盖设计、制造和封装等集成电路的全产业链环节。现在只是开始,但未来已经不远。

  构建产业链的“基础设施”

  尽管不如物联网产业那么耀眼,但集成电路在无锡已经初具规模,产业创新能力也初露峥嵘。

  目前,无锡已拥有集成电路科研生产企业200多家,从业人员近5万。其中规模以上企业107家,上市及新三板挂牌企业18家。2017年,无锡集成电路产业年产值达892.7亿元,同比增长11%,模拟芯片生产规模位居全国第一,产业规模稳居全省第一、全国前列。无锡集成电路产业堪称中国“第一军团”。

  成绩领先绝非偶然,是无锡敏锐地抢占全球技术创新竞争高地,以保障国家信息安全战略落地。可以说,在国际产业博弈日益“阳谋化”的今天,一座产业大城主动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无疑具有承载国家使命,为国分忧的担当。

  60年前,当物理学家沃尔特·布拉顿像往常一样写下他的实验日记,他不曾预料,一个时代即将开启。这个实验的主角是一个比火柴棍短,但又比火柴棍粗的半导体放大器,后来,它被命名为点接触式晶体管。点接触式晶体管是人类打开晶体管大门的第一把钥匙,作为关键技术,它被誉为一个国家的“工业粮草”。这扇大门被推开后,以集成电路为重点的信息技术革命席卷全球,为今天的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产业奠定了基石。

  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曾一度规划要发展集成电路产业,但由于技术力量的薄弱,以及当时制造业配套的不足,“中国芯”的崛起并没有成为现实。目前,中国制造业特别是IT产业所需的芯片主要还是依靠进口。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额从2015年起已连续三年超过原油,且二者进口差额每年都在950亿美元以上。随着近年来国际贸易形势逆转,尤其是“中兴事件”爆发后,芯片主导国如美国对我国采取了的一系列经济制裁,再次倒逼“中国芯”自主研发提速。

  事实上,无锡早已未雨绸缪。长期以来,基于集成电路的发展现状及战略地位,党和国家一直很重视这一产业的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等同步发展。按照这个战略定位,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是把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放在了五大突出产业中的首位。

  集成电路产业迎来历史上最好的黄金机遇期。无锡市半导体行业协会秘书长黄安君向《南风窗》记者兴奋地展望了无锡集成电路产业的未来。他认为,按照摩尔定律,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正在逼近物理极限,已从技术驱动转向应用驱动,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市场,为集成电路产业第三次国际转移铺好了道路。而且,无锡还有产业基础和相关配套。

  集成电路产业落户无锡,是无锡深入反思“苏南模式”发展瓶颈后,着手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决定由重点发展向优化发展转型,主动向国家请缨的结果。

  但高速发展,却是在近年。十三五期间,面对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新一轮竞争,无锡再次加速启动集成电路芯片产业强市战略。但这已经不是十年前的那个起点了,无锡在产业发展的策略上进行了创新规划。

  第一步是要构建产业的“基础设施”和“产业生态圈”无锡的做法是引进大项目。2017年,无锡华虹、海力士二期和中环集成电路用大硅片等三个超百亿项目相继落户无锡。

  为什么一定是引进大项目?无锡市代市长黄钦的分析颇具战略眼光,他归纳说,“大项目带来技术、人才和资本的集聚。3个超百亿项目的落地,对于无锡在集成电路产业上充分发挥先发优势、保持当前竞争优势、积蓄未来领先优势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大项目如“葡萄串”般落户无锡,为无锡集成电路全产业链的打造提供了一种“基础设施”。

  于是,在有了基础设施的基础上,第二步才是全产业链的构建。集成电路产业上游到下游的主要四个环节,设计、制造、封测及配套的设备和材料,这条产业链很长,但有规律可循。

  大企业是产业的主导者,因为他们要么是产业链上的下游大客户,要么是上游大供应商,他们的到来,那么产业链的其他伙伴也会纷至沓来,无锡的这条路径选择显然走对了,这也是无锡集成电路企业快速突破200家,产业近900亿元的重要原因。

  有基础还需加码引才

  无锡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其实有着深厚的历史原因,是人才、技术积累的必然结果。这要从“908”工程说起。

  “1990年的8月,由电子工业部向国务院递交了一个报告,提出要打造大规模的集成电路,当时无锡就成为中国第一块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的产线。” 全国政协委员、无锡市副市长高亚光对《南风窗》记者回忆。国家随即投资20多亿元,在无锡华晶建成了一条月产1.2万片6英寸芯片的生产线,这是中国第一次大规模冲击集成电路领域。这一工程被人们称作“908”工程。自此,无锡成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摇篮。

  经过时间的洗礼,作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探路者的“908”工程在人才、技术、管理和意识理念都得到了充分的积累,直到今天,那些扛起集成电路产业大旗的,依然是从“908”工程走出来,从曾经的青葱少年磨炼成了沉稳中年而“技术兴国”梦想不改的人们。无锡也因此被业界称为集成电路人才培养的“黄埔军校”。

  2018年3月,总投资100亿美元的华虹无锡集成电路研发和制造基地项目在新吴区开工建设。这个被称为“910工程”的项目,是继“908”工程以来,集成电路重大专项在无锡的再度落户。无锡对于华虹项目的理解远远超出“百亿”美元本身—这是一个关乎国家信息安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代表先进制造业方向的重大产业项目,是集成电路人才培养的“黄埔军校”在27年后的重整和回归,更是一次产业技术和发展思路的大创新。

  明代以来,太湖流域一直是全国棉纺织业的中心地区,纺织业是第一大产业。棉花深加工及其贸易,为无锡带来了人流、物流、财流,使无锡一度是全国有名的“布码头”。全民皆织的商品经济大潮,冲击着落后、封闭的思维,其中不尚空谈、注重实惠、开拓创新的精神,注入了无锡的基因。

蠡园经济开发区蠡园经济开发区

  顺应大势,利用本地禀赋进行创新,这是无锡的基因,在过去的农耕时代、传统工业时代如此,信息化时代也一脉相承。2000年以后,无锡开始有计划淘汰对环境破坏比较大,对资源的依赖比较大,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敏锐地捕捉到了电子信息这个新兴产业。

  之后,无锡选择了物联网,因为无锡市传统工业大市,物联网的各种技术和应用,比如传感技术就对改造传统工业,提升作业效率非常重要。换句话说,在本地有市场,这种市场禀赋的优势,这是物联网在无锡蓬勃发展最初动因之一。

  集成电路呢?同样是一种禀赋优势使然,最重要的是人才禀赋。不过,无锡虽然一度被誉为我国集成电路人才培养的“黄埔军校”,但无锡也认识到产业迭代太快,技术更新迅猛。特别是,本地高校资源匮乏,就地取“才”不易。受地理条件所限,大学毕业生落户无锡从业者不多。外地人才虽有加盟意愿,但用人成本高得吓人。

  按照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达到一万亿元产值来算,我国至少需要70万名相关人才,但现在不到30万人,缺口超过40万人。其中,仅无锡就需新增3万名集成电路产业人才。无锡芯朋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立新对《南风窗》说:“集成电路是高投入、高融合的产业,是典型的人才密集型产业。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基本就是人才体系的发展,想往前发展,必须突破人才的瓶颈。”

  对此,无锡市政府推出“太湖人才”计划。代市长黄钦表示,无锡将以3个百亿项目为龙头,通过落实“太湖人才”政策,加快引进集成电路高端领军人才;充分发挥江南大学、东南大学无锡分校、北大软微学院、江苏信息学院等高校作用,培育更多本地产业精英。而最新颁布的《关于进一步支持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政策意见》,则提出了在无锡建成一个集成电路产业的“人才特区”的宏大蓝图。

  产业共振的“无锡模式”

  “从全球范围来看,集成电路产业正在从技术驱动走向应用驱动时代。”华虹宏力执行副总裁徐伟对《南风窗》记者表示,物联网等新兴产业在无锡的加速扩张将带来巨大市场应用需求,无锡可以凭借在集成电路产业良好产业基础,在物联网、大数据、5G通讯、人工智能等领域大有可为。

  徐伟揭示了无锡集成电路可以实现跨越的秘密—建成“跨行业产业生态”的无锡经济生态圈。换句话说,无锡集成电路产业的未来,正是与无锡其他产业比如物联网产业实现产业共振,形成内生型的产业发展之路。

  物联网技术有着常常的产业链,从感知层到传输层,到最终的应用和系统集成。而物联网的每一个层级当中都离不开芯片,都离不开集成电路,所以物联网产业的发展,势必形成一个大规模的下游市场,必然带动集成电路的产业发展。而集成电路的发展,实现芯片的自主研发,又势必会推动物联网新的技术变革。集成电路与物联网二者之间,可谓相互依存,相互促进,是产业共振的范本。

  高亚光给《南风窗》记者讲述的电动车防盗的故事是一个有力的例证,这个故事里面既有物联网也有芯片。电动车是无锡人常用的交通工具,2012年电动车被盗案件频发,但破案率很低。政府联合企业开发了电动车防盗系统,依靠防盗芯片,一旦电动车发生异常位移,信息会马上发到车主的手机上,同时也发到公安系统的网站上,则这辆车就被锁定了,被盗情况大幅下降。

  “这个系统的开发也带动了相关芯片产品的市场。”高亚光对《南风窗》记者表示。经过公安系统在全国推广,如今全国有超过100万辆电动车装上了防盗系统。

  这种“产业共振”模式,已经被纳入政府规划。2013年,无锡出台了《无锡市微电子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年)》,其中明确提出集成电路设计业要“围绕物联网、互联网、三网融合、智能终端、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重点领域的应用需求”,晶圆制造业要“开发MEMS、射频、功率器件等高端特色工艺”,为无锡集成电路产业与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融合发展指明了方向。

  无锡人当初也许没有想到,他们所研发的集成电路芯片,现在都在物联网的领域当中大规模应用了。放眼未来,放眼全世界,物联网将会是一个增长潜力无限,市场覆盖面非常广,对产业的拉动非常大的呈爆发性增长且具有长周期的一个大领域。

  物联网带来的市场容量和产业共振,只是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一个截面。它至少说明一个道理:当一座城市不断顺应产业大势,根据自身的禀赋找准定位,稳步推进产业升级,就有机会实现跨产业发展的“乘数效应”。

  世界终会奖赏努力的人,而产业的变迁也将奖赏那些努力的城市。